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

新开户送体验金

旁人马 著

连载中免费 奶爸

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是网络作家旁人马写的一部爽文小说,身为顶级魔法师的迟小厉,却是个无可救药一心想要成为剑圣的白痴。总会因为各种奇葩理由在讨伐boss的路上迟到,boss没打成,反而收了好几个萝莉回家?看到又一把爱剑被忽闪大眼睛的可爱幼女当点心吃掉,迟小厉崩溃地大吼道:“我讨厌小孩子——”无敌大魔导师兼三流剑客的奶爸之路,就此展开!

15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4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迟到魔王的奶爸人生是网络作家旁人马写的一部爽文小说,身为顶级魔法师的迟小厉,却是个无可救药一心想要成为剑圣的白痴。总会因为各种奇葩理由在讨伐boss的路上迟到,boss没打成,反而收了好几个萝莉回家?看到又一把爱剑被忽闪大眼睛的可爱幼女当点心吃掉,迟小厉崩溃地大吼道:“我讨厌小孩子——”无敌大魔导师兼三流剑客的奶爸之路,就此展开!

免费阅读

巴布大陆,埋骨之地。

这里是冰原森林与南大陆的交界区,原本应该人迹罕至的空旷盆地,此刻空气中却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人类的断臂残肢随处可见,仿佛刚刚发生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

一头身逾百米的黑色巨龙,静静伫立在这宛如地狱的场景中,身体正微微起伏着,灯笼似的竖瞳散发出危险气息。

黑龙,奥古斯帝尼。

这个立于整个大陆巅峰的王者,眼下的情况却不是很好。

身上明明没有任何一处皮外伤,但庞大的身躯仍因为剧痛而不断抽搐。

上个月,他听说南方出现圣药,可以根治女儿的怪病,便不远万里从冰原森林南下,一路上遭遇了十几股围杀,却依旧一无所获。

失望之余,奥古斯帝尼决定回家,结果在埋骨之地又遭到人类的袭击。

与众多典籍中的记载不同,龙作为拥有极高智慧的生物,并不像描述中那样穷凶极恶、残忍嗜血。相反,虽然龙族拥有浩瀚如海的魔力与坚韧无比的强壮身躯,但他们大多数都爱好和平,轻易不会与其他种族产生纷争。

奥古斯帝尼亦是如此。

虽然他一路上击退了数百名冒险者,但没有下杀手,最多只是让他们行动不能。

奥古斯帝尼一直告诫自己,若非必需,没有必要滥杀无辜。

然而,这个约束,今天可能要被打破了。

“他们都是你杀的?”

看着走在血泊中的男人,奥古斯帝尼在这十几天中第一次露出愤怒的情绪。

“是的,尊敬的黑龙殿下。”

男人在他身前百米处停下,轻轻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身子微微一欠,道:“在下斯蒂尔?霍迪,魔法结社‘幻之翎羽’首席魔法师。”

“故意放出我的消息把这些冒险者引来,利用提前刻好的魔法阵,血祭他们完成封印我的法术,这就是你的目的?”

一语道破男人的险恶用意,奥古斯帝尼冷哼一声,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败类向来为龙族所不齿,他再善良也不会手下留情,眼中顿时凶光一闪,橙红色的龙息蓄势待发。

“噗——呃!”

然而魔力凝聚的一瞬间,刚刚刻进身体的血咒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在奥古斯帝尼心脏上狠狠一捏,让他猛然吐出一大口黑血,原本即将喷涌的龙息也随即瓦解。

“我劝你不要使用魔法为妙哦?”

霍迪露出奸诈的笑容,确认自己的法术生效,便肆无忌惮的走到黑龙脚下,脸上讥讽之意明显:

“再怎么不济,我好歹也是特级法师,尤其这个八级亡灵魔法‘死神的拥抱’还使用了如此多优质的祭品,威力已经直逼九级魔法,就算是你,一时半会也别想摆脱束缚。”

尝试调动魔力失败后,奥古斯帝尼确认了对方并非在虚张声势,自己的确短时间内无法再使用魔法。

可即便如此,他也依旧桀骜地昂起头,麟甲发出铿铿的响声,一脸不屑道:“你以为暂时封住魔力,就可以让我束手就擒?真是笑话!”

奥古斯帝尼张开双翅,身体渐渐脱离地面,在原地卷起一股飓风。

“我等龙族可不只有魔法强大!”

风暴中,黑龙巨躯一闪,眨眼间来到霍迪上方,竟欲直接踩死他。

“动手!”

眼看大难临头,霍迪脸上却没有一丝慌张,狞笑着大吼一声。

周围原本安静的树林中,瞬间亮起四道不同颜色的魔法阵,同时还传来四道吟唱的低语:

“焚尽一切的霸主,八级魔法?火焰女王的爆弹!”

“万年不化的坚冰,八级魔法?冰封王座!”

“撕裂一切,八级魔法?岚鸦!”

“大地在召唤,八级魔法?裂碎岩突!”

(竟然还有伏兵!)

因为魔力受缚,奥古斯帝尼在四人现身之前,竟然完全没有察觉。此刻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四名特级法师包围,他心中顿时出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顾不上对下方的男人动手,瞬间腾空而起,想要脱离魔法包围圈。

“晚了!”

霍迪也开始有所动作,手上迅速结成魔法阵,对着空中的巨龙大吼道:“归来吧我的勇士,八级魔法?埋葬赞歌!”

同一时刻,这些任何一个都能毁掉小型县镇的八级魔法,竟一齐袭向空中的奥古斯帝尼。

“吼!”

毁天灭地的魔法波动已经来到脚边,奥古斯帝尼不甘地仰天长啸一声,血咒的限制让他无法闪避,很快便被汹涌的爆炸淹没。

整个空间仿佛都跟着颤动了一下,霎时间狂风大作。

几秒后,百米巨躯轰然落地,整个盆地都开始地动山摇,原本平坦的土地瞬间出现一个几百米的巨坑。

“哼哼。”

霍迪对这一击的成果十分满意,冲远处同伴一招手,走近巨坑边缘,想要查看对方的情况。

奥古斯帝尼一动不动地躺坑底,模样十分凄惨。

背上的漆黑鳞甲已经剥落了一大片,左侧翅膀下端彻底消失,腹部更是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正汩汩的留着黑血。

这道伤口对于巨龙来说,也绝对算是致命伤。

“龙血!”

刚刚赶到的土黄色长袍男人,看到大量龙血渗进土里,作势就要冲下去。

“停下!”

霍迪伸手一拦,阻止了男人的行动:

“他还有气,现在下去,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虽然几人都是特级法师,从等级上来说谁也无法命令谁。但霍迪在结社中的地位要稍高一些,所以他的话还是有一定作用。

看到男人悻悻点头后,霍迪转向坑底,带着惋惜的口吻叹气道:“为了让你死不瞑目,再告诉你一件事。之前放出大陆有圣药消息的,就是我们‘幻之翎羽’哟。”

“你说什——!”

听到这个消息,奥古斯帝尼先是一愣,终于明白这一切原来都是骗局,浑身散发出残暴的气息,想要冲出巨坑,却牵动伤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自知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眼神一黯,愤怒也渐渐化为了绝望。

将奥古斯帝尼的表情尽收眼底,霍迪感觉无比舒畅,他非常享受这种将上位者踩在脚底的感觉,愉悦的大笑道:

“你知道,现在黑龙血在市场的价值有多高吗?就连我们结社都拿不出10滴!10滴啊!所以,你能想象当我们得知一头成年黑龙在秘密寻找圣药后,那种欣喜若狂吗?”

由于黑龙血具有修复“魔法之心”与“剑魂”损伤的独特功效,令无数结社公会趋之若鹜。不计其数的冒险者前赴后继冲入冰原森林,其中甚至不乏魔导师、剑神这种顶尖高手,拼上自己的性命,只是为了得到哪怕一丁点的黑龙血。

黑龙一族虽然强大,但也经不住这种永无宁日的猎杀,很快就数量骤减,导致如今整个大陆已经很难见到他们的影子了。

而黑龙血的价格,也因此迅速攀升。

奥古斯帝尼知道自己生机殆尽,长叹一声后,闭上了眼睛。

(奥丽莎,千万要躲好啊……)

生死一念间,他想到的,只有自己的女儿。

然而事与愿违。

就在下一刻,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爸爸……”

“吼——”

奥古斯帝尼瞬间睁开眼睛,回光返照般扭动身子冲出巨坑,在五人震惊的目光中一记摆尾,将来不及反应的土黄色长袍男甩飞,同时冲刚刚从岩洞中走出,约有三四岁大小的粉发幼女大吼道:“奥丽莎,快走!”

霍迪最先从震惊中回过神,当他看到粉发幼女头上的龙角时,眼睛陡然射出一道精光,仰天大笑道:“人形黑龙!是个混血儿!奥古斯帝尼,你竟然把女儿带在身边!”

霍迪越来越激动,最后甚至控制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那可是一条鲜活的黑龙幼崽啊!

哪怕是混血儿,也绝对比十只死掉的成年黑龙更有价值。只要稍加驯养,他们就可以获得强大的战力,更会有源源不断的龙血。

看着同伴本能的结起魔法阵,霍迪连忙打断他们吟唱:“抓活的!把她驯养在兽池中,我们就拥有了取之不尽的财富!”

“你敢!”

奥古斯帝尼彻底暴怒,强行冲破血咒束缚,发狂的甩动巨尾,想要将霍迪直接镇杀,却被地上突然钻出的土盾困住——

“大地之神的召唤,七级魔法?率土之滨!”

刚刚被甩飞的土黄色长袍男抹掉嘴角的血,狰狞看着陷入石墙包围的巨龙。

“干的好,里奥!”

冲同伴竖起拇指,霍迪扭头看向幼龙,脸上却突然露出古怪的神色。

“爸爸……”

似乎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看到父亲被困,粉发幼女蹒跚的向这边走来,却一不小心被凸起的岩石绊倒。

“哇——”

额头直接撞到地面,幼女忍不住大哭起来。

突如其来的哭声,让奥古斯帝尼目眦欲裂,挤出身上最后的力量,怒吼一声,终于将石墙撞断,却正好看到女儿被陌生男人抓住的一幕,顿时眼中失去最后一丝希望,颓然地倒在地上。

“这是谁家的小孩子啊?”

刚刚从走出森林的青年,提起大哭不止的幼女,忍不住挠挠头:“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在这种地方?”

说完,他随手把幼女放到自己的脖子上,抬起头,才发现对面五人一龙六双眼睛全部直勾勾盯着自己,顿时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问道:“是不是……打扰到各位的雅兴了?”

随即,青年像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拿起胸前的魔导表,发现指针已经无情的指向“11”,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懊恼地捶着地面: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又睡过头!约好的9点集合,这不是彻彻底底的迟到了吗!人家都干完架了,我还锻炼个屁的剑术啊!!!”

看着仿佛在表演独角戏的青年,霍迪眉头一皱,一时间竟摸不准他的身份。

(一身破烂骑士装,感受不到剑气,“魔法之心”也没有魔力波动……)

沉思许久也没有得出判断,霍迪稍作决定,才开口问道:

“你是哪个公会的?”

既然幼龙在对方手里,又无法确定是否是敌对组织派来的人,想办法套出他的底细才是最正确选择。

青年抬起头,讶异的发现眼镜男是在问自己,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自以为帅气的将头发一甩,才回答道:

“中立都市拜迪所属探险者协会,漆铁级冒险者,迟小厉!记住这个名字,因为我是将来注定要成为剑圣的男——臭小鬼不要咬我的头发!”

帅不过三秒,自称迟小厉的青年突然惨叫一声,两只手慌乱地抓向头顶,想要将头发从幼女口中夺出来。

“哈哈哈。”

这滑稽的一幕让霍迪也忍不住笑起来,因为他知道,的确是自己多想了。

看到青年腰上的漆铁牌后,他已经确认,对方根本不是什么敌对势力派来劫掠的高手,就是一个愣头愣脑的新人。

身上披着廉价的骑士长衫,腰间恐怕是从不知何处工坊买来的低劣青钢剑,手上戴着奇怪的护腕,再加上没有任何波动外泄的“魔法之心”,即使霍迪不懂剑术,他也能看出,青年就是一个挂着最低等牌子的三级剑士。

而一想到身为堂堂特级法师的自己,竟然为猜测一个毛头小子的身份,浪费了许多时间,霍迪都觉得有些可笑。

既然确认青年是个没有威胁的菜鸟,他也不再犹豫,直接打破法师不要接近剑士的训诫,走向仍在和幼女“抗争”的青年,眼中寒光一闪:

“把她给我。”

“这是你家的孩子啊?你倒是好好管管啊呜——”

趁幼女不注意终于将头发拽出来,迟小厉刚想抱怨几句,却感觉胳膊一阵剧痛,再次发出狼嚎:

“松口呀——你是属龙的啊,逮谁咬谁!”

霍迪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强行忍下吐槽的冲动。

“小伙子,求你带着我女儿快跑——呜嗯!”

终于看清形势的奥古斯帝尼,把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这个青年身上,却刚喊到一半,就被寒冰冻住了嘴巴。

“哈?”

听到巨龙的呐喊,青年表情一滞,再看向似乎不准备放过自己胳膊的幼女头顶,吃惊道:“竟然还真是一头龙!”

“快点给我!”

霍迪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伸手抓向青年。

一方面,他的耐心已经耗的差不多了,而另一方面……他确实有点担心再看下去,自己会忍不住笑出声,那样就着实有些丢人了。

“大叔身手不错啊,会剑术吗?”

令他没想到的是,青年竟然像只泥鳅般轻易躲过自己的手,还饶有兴趣的提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虽然霍迪是个魔法师,但早年也锻炼过身体,身手确实不错。可这话从青年嘴中说出来,无疑是种赤裸裸的挑衅,他的额头瞬间暴起几根青筋,恼羞成怒道:“老子踏马还是剑圣呢!”

说着他迅速接近青年,手中灰光一闪,嘴里已经吟唱完最后一句:“游勇的骑士啊,四级魔法?亡骑的手套!”

虽然用四级魔法对付一个三级剑士有些大材小用,但这已经是霍迪杀伤范围最小的破坏性魔法了,他实在不想让幼龙有任何闪失。

“剑圣?太好了!”

迟小厉顿时来了精神,拔出腰间长剑,也不管仍然挂在胳膊上的幼女了,嘴里“呜呀呀”怪叫着也冲了过去。

“来场男人之间的决战吧!吃我一记平砍——”

话音未落,霍迪手中的魔法阵已经发出耀眼的光芒。

“咦,这不是亡灵魔法吗?还有这么多瑕疵!完了完了完了完了!怎么办!不行了控制不了我忍不住要纠错——”

青年的声音戛然而止。

(化成腐水了吧?要怪就怪你自己运气不好,下辈子不要再招惹只能仰望的人了。)

魔法毫无阻碍的释放完毕,霍迪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笑容。

然而下一瞬间,他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

“第二第三咏唱段衔接有瑕疵,魔法阵释放手印也有5个地方需要改进……大叔你听懂了吗?”

灰色光芒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在霍迪错愕的目光中,青年毫发无伤的走出来,只有脸上带着不满的表情:

“还有,说好的剑术对抗呢?”

——扑通。

霍迪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

(他刚才……做了什么?)

“虽然用魔法起手也是一个不错的……”

“啊啊啊——给我动手!”

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霍迪浑身哆嗦着倒退了几十步,对着身后同伴大吼道。

虽然青年身上依旧感觉不到任何气势,但他却在一瞬间生出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感,这种感觉,跟自己第一次见到组织中那个最强的老怪物时很像——

是一种面对自己无法理解事物的恐惧。

其他四人看到霍迪莫名其妙倒退回来,满脸不解地互相看了一眼,正在犹豫要不要出手时,却再次听到他的声音:

“这小子有古怪!用最强魔法攻击!”

霍迪已经彻底把幼龙的安全抛在脑后,他此刻想的,只是赶快消灭眼前这个正体不明的怪物。

霍迪话中带的明显恐慌让四人瞬间重视起来,虽然他们不懂一个菜鸟剑士有什么威胁,但还是认真摆好架势,快速吟唱起魔法:

“火焰女王的爆弹!”

“冰封王座!”

“岚鸦!”

“裂碎岩突!”

一出手,就是自己的最强魔法,汹涌的四色元素呼啸着扑向青年。

“怎么又来啊!你们没有一个剑士吗!”

从四人吟唱开始,迟小厉紧锁的眉头就没松开过,此刻终于受不了般大吼起来:

“增幅咏唱段缺了一节,魔法阵浮现速度过快……明明四系魔法都全了,却没一个能看的,为什么总是让我见到这种拙劣的魔法啊啊啊啊!你们都给我滚回学校好好复读去啊啊啊啊!”

抱怨的同时,他双手在空中连续轻点几下,顿时就浮现出四个形态各异的魔法阵,仔细一看,竟然与四人所释放的魔法一模一样!

在对面的混合魔法飞到一半距离时,迟小厉身前魔法阵的光芒也瞬间达到极致,四系魔法同时喷涌而出。

半空中,两道完全相同的魔法集合狠狠撞在了一起——

却没有发生爆炸。

相撞瞬间,青年这边的魔法柱陡然加粗许多,直接将对面的魔法倾吞下去,然后气势不减的四散射向各自的来源。

“啊——”

四声惨叫同时响起,这些向来眼高于顶的特级法师,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和自己相同却远胜自己的魔法淹没。

离青年最近的霍迪,全程目睹了这一过程,脸上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看着如镜子般反射回去的魔法,他终于知道自己刚刚的恐惧根源是什么——

“亡骑的手套”并没有失效,而是被青年同时发动的相同魔法抵消掉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魔法等级太低,反噬回来的能量微乎其微,想必自己早就成为同伴的前车之鉴了。

(无咏唱?瞬发魔法?同时释放四个魔法阵?兼容四种……不,包括亡灵魔法在内的五种不同属性魔法?轻而易举秒杀四位特级法师?)

霍迪感觉自己整个人生观都被改写了。

如果哪个魔法师能够做到以上任何一条,他绝对能成为一省甚至一国的首席法师,被万人敬仰。

而如果说这些传说中的技巧全部放到一个人身上……

(呵呵,果然是在做梦。)

霍迪已经分不清现实与想象了,只能傻笑着安慰自己。

“哎呀!一时生气认真过头了!”

看到四人被轰击的连渣都不剩,迟小厉再次抱头懊恼道:“都怪你们!竟然使用这么拙劣的魔法!”

他是真的这么想。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强迫症患者,但凡看到不顺眼或者不完美的东西,迟小厉一定要纠正过来,心里才会舒服。

所以刚刚看到这些充满瑕疵的魔法,他就忍不住想纠正并示范一下,结果……

“这是在梦里……”

看着一脸被玩坏了表情的霍迪正在碎碎念,迟小厉眼中瞬间重现神采:“还好大叔你在!这下咱俩能一对一比试了,说好这次只用剑哦!”

眼看魔头一步步向自己走近,霍迪终于回过神来,身体猛一哆嗦,发现竟然连舌头都捋不直,只能颤着音问道:

“你……不、您是魔导师?”

“你说魔法师评定吗?好像很早之前做过,当时是大魔导师……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霍迪彻底绝望的眼睛里,倒映出迟小厉爽朗的笑容:“毕竟,剑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立于魔法师顶点的大魔导师,竟然是个一心想要成为剑圣的混蛋?)

“你这个神经病啊啊啊——”

霍迪失心疯般大吼起来,彻底失去理智的他,毫无保留将全身魔力凝聚到手上:

“归去的亡魂,八级魔法?死神之镰!”

“看我一记升龙剑——咦?!怎么又是魔法?!啊啊啊啊对不起我又忍不住了——‘死神之镰’!”

整个埋骨之地,再次重归平静。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