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盛世之后

新开户送体验金

低眉流光 著

连载中免费

盛世之后全文讲莫天爱是被狼养大的,都说她是狼女,连血都是冷的,她身为高贵的傅家私身女,寄养在傅家老太身边,却成了人人眼中刺,傅老太棍棒打骂,成了莫天爱的家常便饭,还带一貌美如花,却内心极其深沉的姐姐。本想就此结束生命,直到遇见了向莫离,他带我脱离苦海,给我新的生活,我的内心开始有了生的希望,但是李栖墨的出现,让我又一次从云端跌落深渊....

12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4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盛世之后全文讲莫天爱是被狼养大的,都说她是狼女,连血都是冷的,她身为高贵的傅家私身女,寄养在傅家老太身边,却成了人人眼中刺,傅老太棍棒打骂,成了莫天爱的家常便饭,还带一貌美如花,却内心极其深沉的姐姐。本想就此结束生命,直到遇见了向莫离,他带我脱离苦海,给我新的生活,我的内心开始有了生的希望,但是李栖墨的出现,让我又一次从云端跌落深渊....

免费阅读

  当我跪在冰凉的石阶上,丝丝的寒气从单薄的衣服透进我的肌肤,顺着血再窜到我的指尖,再到我的心里,冷到我的眼底,他们问我:“知错不?”

  我依然是倔强地摇头,然后他们都说,狼养大的人是没有心的,狼女的血是冷的,那年,我七岁了。已经是能记事的年纪。

  “天爱还小,还不懂事,姥姥别罚她。”为我求情的总是那个做好人的姐姐吧,哦,或许我不该称她为姐姐的,我这凉薄的人,我在狼堆里长大的人,怎么能称这高贵的傅家大小姐做姐姐呢?

  最威仪高贵的傅家姥姥啊,是你的不孝子造就了天家的遗憾,也是我的遗憾,可是却必须让我呆在凉城的傅家。

  她必须的,傅家高贵声誉不容别人说长道短,凉城的人皆都知天家有个私生女是在西北狼堆里长大的,是傅承修在外面找女人所生来的。

  可真有意思来着,明明是眼中钉,却得面对,究竟是想惩罚谁来着。

  “天爱,快跟姥姥认个错,这秋霜冷的跪在这里可是要生病的。”傅润泛跑了过来轻轻地扯我的衣袖:“别跟姥姥较劲儿好吗?姥姥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

  “哼。”我抬头,鼻子里冷冷一哼。

  “润芝。”傅姥姥声音甚是冷厉:“进去。”

  “可是姥姥……。”

  “我让你进去,听见了没有。”声音更大了几分。

  傅润芝咬咬唇,小声地嘱咐我:“天爱,别惹姥姥生气,于你没有什么好处的。”

  同样是一张冷厉的脸,可是看着我的时候,却是满脸的鄙夷和憎恨:“倒是把自个当成我傅家小姐了,你这个小贱人。”

  我呵呵一笑:“我才不屑做什么傅家小姐。”

  “真是不要脸,跟你娘一样,烂婊子。”

  我啧啧称赞:“傅老夫人好会骂人啊,表里是雍容华贵,真恶心,怪不得老天爷惩罚,不争气的肚皮连带着自个的女儿也生不出个儿子,傅家真是祖上有德,香火断绝了。”

  龙头拐仗狠狠地朝我背上挥了过来,我听到了自已骨头响的声音,痛得我都有些顺不过气来,可还是抓着拳头看着她:“高贵的傅老夫人,我说错了吗?”

  “你这个小贱人,小贱人,看我今天不把你这个小贱人打死。”她气得颤抖了起来,发疯一样的用沉重的龙头劈头盖脸地打着我。

  很痛,痛中有一种快乐,也许就叫做解脱。

  血从额角滑下,迷糊了我的眼,端坐在位子上是寂静无声的傅夫人,还有那给予我生命的爹爹吧,居然连看也不敢看我一眼,孬种。

  血滴在石阶上,艳若桃花,我手指碰到血,居然是带着些许热的,笑着倒在地上,我不怕。

  傅老夫人的憎恨毕竟敌不过声名来得重要,我还是活着的。

  傅家叫来了大夫给我看伤,大夫有些惊讶地问:“这孩子骨头都断了几根,这倒是摔得挺重的,下次可莫要再去爬树了。”我就笑,好个理由啊。从树上摔下来,摔得我个头破血流骨头断裂,还周身乌青的。

  傅润芝偷偷来看我就直流泪,摸着我的手咬着唇低低地泣着。

  我皱紧眉头:“滚远些。”听了心烦。

  她难过地说:“天爱,不要这样子,姥姥她也不是有心要打你的。”

  我笑,转过头看她,很天真地问:“那姐姐你会告诉大夫,是她打伤我的吗?”

  她一楞,低下头一个字儿都不再说。

  傅家人便是如此,虚伪到了骨子里。

  生死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死与活,不过是二个不同的字而已,活着也没有什么可开心,可依恋的,如果我有时候会问我自已,为什么我会活着呢?怎生的没有死在狼嘴里,也没有让我亲娘掐死我,在每次傅老夫人的拐杖下都活着。

  我没良心,我是坏胚子,我是贱人养的,傅家的人都是这样说的。我也不知道何为情,一直到了我十五岁那年,傅润芝也是十五岁,我和她一个是年尾出生一个是年头出生,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将傅家的高贵美丽发扬得淋漓尽致,比傅夫人多了些气度和笑容,比那恶毒的老太婆多了些温和的味道,恰如那临水的粉色芙蓉摇曳生资,引得无数公子倾其裙下,踩平傅家的门坎争做上门女婿。

  我是凉城的贱女人,打架,偷东西,吃喝赌,哪里有人受欺负,满城的人都会说,是傅天爱那个贱女人又在作孽了。

  六月的天,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风有气无力地拂着,喝了些酒头有些微薰,我靠在亭子里坐着,抱着柱子想寻个舒服的地方睡,额角碰到柱子还很痛,昨儿个我又不小心“摔”着了,额头也摔破了还痛着呢,老太婆年纪越来越大,力道却还不减当年啊。

  有时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让自已过得好一点。

  如果有骨气我就不会再呆在傅家,怕痛我就会学乖,可是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我和傅家的人,究竟是谁在折磨着谁。

  “天爱。”猛然的一声叫,让我一头敲在柱子上,痛得倒吸了一口气,一手摸着额不意外地又是一片带着血腥的湿腻。

  挑起眉头有些不悦地看着傅润芝,奇怪的是今天没有一大堆的丫头跟随而来了,只有一个着灰白色衣服的男子。

  “天爱,你怎么又跑去跟别人打家了,看看又是一身伤。”她跑过来拿手帕要给我擦额上的血。

  我不客气地一推她:“少管我。”

  “天爱你这样,真的让姐姐很心疼。”她咬着唇,一脸的难过。

  “你这人真无礼,润芝别理她了。”

  “少北,她是我妹妹傅天爱。”润芝是这样介绍我的。

  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只是鼻孔里哼了声:“润芝,也只有你这么善良把她当妹妹,我倒是听说整个凉城的人对她都怨言极深。”

  “不是这样的,妹妹她还小,不懂事儿。”润芝拉下我的手,给我擦着额角的血:“痛吗?天爱,要不姐姐带你去看大夫?”

  我嫌烦地一瞪她,那个穿灰白衣服的男人也不悦地瞪着我:“润芝对你这么好,当真是没个良心的。”

  “你是谁,要你多管。”

  润芝回头抓着他的手低语:“少北,别对天爱这么凶。”

  二个人的手,可是握在一起的啊。

  那叫少北的男人轻叹一口气,然后微笑了起来说:“润芝,你真的是太善良了,我听你的。”

  于是傅润芝的脸儿就泛红了,看来傅润芝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是非同一般了,就凉城的青年才俊,还没有让傅润芝如此另眼相待的。

  我看他是一表人才,眉目俊秀至极,眼里的光华也颇有些傲然自得,我想他定也有些才华,不然岂会让才色双全的傅润芝相中。

  他握紧润芝的手,腰间佩戴的玉佩还嵌着金边儿,又是公子爷们吧,不过我讨厌他的眼神,看我的时候和老太婆看我是一样的,都是鄙夷。

  我笑得很无邪地问:“姐姐,他是谁?”

  “京城向家的,向少北。”姐姐越说声音越小。

  “哦,就是那个去年一举夺得状元的向家大少爷?”怪不得能入傅润芝的眼呢。

  他移开眼也不看我,只是温和地对润芝说:“润芝,我们走吧,别让傅夫人和傅老爷久等了。”

  润芝又看我一眼,甚是担忧地说:“可是天爱她受伤了,丢下她……。”

  我的好姐姐啊,任何时候都会这样说,可是任何时候,还是会只剩下我一个的。

  令我生气的是那个男人的话,他冷淡淡地说:“她有本事弄伤自已,就得不怕痛。十五岁的人还学不会自尊自立,这样宠着是不行的。”

  真好,向少北,你得罪我了,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的。有人告诉你我的恶名声,就没有人告诉你我坏到骨子里去了吗?

  我最见不得啊,就是人家成双成对,谁叫我坏呢?

  我倒也不知,傅家的人什么时候宠过我了,手背的乌青,额上的伤,肩上的,脚上的……无比可数,也从来不去数,没有了疼痛,我都不知道我用什么来忘去我心里有一些在乎的东西。

  我坐在凉亭上,看着那风吹皱了那水,引起的涟漪越散越淡,这世间仿若只有我一人一样,我真不应该坐在这里的,恶女人傅天爱,要去打架,要去抢钱,要去惹很多的祸才热闹。

  傅是傅家赐于我的姓啊,天爱,唯有天来爱,可是天都不爱我,我也不爱我,这个世上,会不会还有人会在乎我呢?

  没有的,傅天爱,你太坏了。

  我格格地笑着,居然还笑出了一种叫做泪的东西。

  十五岁的姐姐啊,一朵徐徐而放的花,的确是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向少北的大名如雷灌耳,这凉城对京城的事倒是也传得快,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说得草木皆兵。如果我没有记错,向少北是个名人,文采非凡,又是名门之后,和傅润芝真真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怎么办呢?我又想使坏了,一刻不坏我就难受。好姐姐啊,谢谢你这么多年来总会软语对我,那我就替你试试这个向少北是怎么样的一个君子,看看姐姐你是不是真的是善人一个,永不恨我,谁叫这向少北,这般的看不起我,我不惹他他倒是来惹我了。

  水里映着我的脸,长得也是模样儿有些的,毕竟傅家也是富贵之家,童养夫也会选皮囊好些的,而那童养夫在外面找女人,又岂会找个难看的。

  这张脸,我却是不喜欢的,像他又像她,二个自私的人,生出我一个自私的鬼。

  额上的血滚落到水里,弄歪了一张长得清秀的脸,我却还笑得那般惬意,如果我死在傅老太婆的拐仗下,我圆满了,她也圆满了吧。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