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 江山路

新开户送体验金

冥越天狱 著

连载中免费

江山路是冥越天狱写的一部武侠小说,江湖乱,血雨现,腥风起……神秘帮派现身江湖,欲统一天下各门各派;各大帮派绝学失传,镇派之宝屡遭盗窃;惊世秘籍纷纷出世;十大名剑接连出现;神秘的巫族少女,隐秘的云南宝藏……这一切,到底是阴谋?还是巧合?武功卓绝的他,能否抵御江湖血雨腥风?漫漫江湖路,他又能否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3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01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江山路是冥越天狱写的一部武侠小说,江湖乱,血雨现,腥风起……神秘帮派现身江湖,欲统一天下各门各派;各大帮派绝学失传,镇派之宝屡遭盗窃;惊世秘籍纷纷出世;十大名剑接连出现;神秘的巫族少女,隐秘的云南宝藏……这一切,到底是阴谋?还是巧合?武功卓绝的他,能否抵御江湖血雨腥风?漫漫江湖路,他又能否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免费阅读

  湖南位于江南,属于长江中游地区,因大部分地域处洞庭湖之南而得名“湖南”;东临江西,西接重庆、贵州,南毗广东、广西,北与湖北相连;湘江贯穿省境南北,又简称“湘”。(都是现代称呼,从下文开始代入古代!)每逢春夏,气候宜人,风景优美,实是文人墨客游玩的好去所。

  此时正是永乐三年(公元1405年),正值盛夏,青草遍布满地,种种不知名的鲜花竞相开放,一个少年正缓步于小道之间,欣赏着沿途的美景。但见这少年身穿白袍,腰悬长剑,浓眉俊目,细密的胡须,发髻上缠着着一块青色的布条,随风飘舞。而其步行速度不急不缓,不轻不重,每一步所跨出的距离都是相同的,若是有行家在此,一看便知这少年是个会家子。

  这少年名为张穆,字文肃,方弱冠之年。师承武林中大名鼎鼎的武当派。几日前,张穆被父亲遣下山来,前往湖广江夏祝贺武林中的一大巨头赫连山庄庄主赫连晔的五十大寿。

  据说,此次赫连庄主的大寿不仅各门各派的掌门人都准备亲自前往,就连黑道上的绿林好汉也是个个向湖北奔去。赫连庄主如此威名,令人乍舌。而这几日,张穆也是目睹了许多会家子急忙忙的赶去江夏,心里头对这赫连庄主也是非常的好奇。好奇究竟是怎样位人物,才能使得天下英雄豪杰如此的敬仰。而时间并不紧急,张穆也是第一次独自一人下山,便从湖广均州转道向岳州县,打算游历一通再前往湖北。

  天色渐晚,随着曲幽的小道,一座城池出现在张穆的眼前。城墙说不得高,方才一丈多余。踏进城池,但见街头上高高挂起的全是大红灯笼,家家户户都是点着灯,而却是空无一人。

  张穆奇道:“怪哉怪哉,此地灯火通明,怎会空无一人?”心底称奇,扭头一看,只见一条大红地毯从街头的青石板处径直铺向对头。拐了一个弯,一个大宅院径直出现在张穆的眼前。

  这大宅红色朱漆大门敞开,正上方挂着一块匾,上书:王府!匾上挂着一朵艳丽的红花,两边分挂着两盏大红灯笼,其上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字。

  张穆顿时豁然开朗,原来是此城的一大户人家有喜事,便宴请全县的人一齐同聚。细细凝神,耳边听得众人欢呼的声音,再仔细一看,只见院落里摆满了桌子,其上尽是酒食,院里众人也是把酒狂欢。

  见此,张穆不由得道:“人生四喜,此等欢喜之事,祝贺祝贺又有甚事?”缓步走向了大门。

  跨进了大门,一个小厮立马迎了过来,问道:“这位相公,所来何事?”张穆道:“今日恰逢路过此地,见此地灯火明亮,热闹非凡,便来此瞧上一瞧,究竟所为何事!”

  小厮面色一喜,拍掌道:“今日却是我们公子大喜,特地宴请全县城的百姓,因此才会显得如此热闹。不知相公能否赏脸,给我们公子以及夫人送上祝福!”张穆道:“好,带路!”小厮应了声,便带着张穆走到了最中间的桌子处。

  小厮对着坐在最中间正在劝酒的年轻人喊道:“少爷,又来一位客人!”闻言,那年轻人立马起身,看了张穆一眼,面带微笑,对着张穆说道:“这位公子,瞧你甚是脸生,想必不是本县的人吧?”

  张穆看他一身红衣,脸色也是微微泛红,知道他已经喝得差不多了,便说道:“正是,我本外县人,只因贪玩,误了行程,才在此处歇下。却是正逢公子你大喜,在这里,我先祝福贤伉俪能够白头到老!”双手抱拳,顿了一顿,说道:“不知公子家里可有空房,能容在下休息一晚?”

  年轻人说道:“我姓王名振华,远来是客,既然有缘在此相会,咱们也无需多礼了。”顿了一顿,继续说道:“我年龄大你几岁,便称你一声贤弟如何?”

  张穆喜道:“正合我意!大哥,小弟姓张,单名一个穆字,字文肃。”王振华说道:”好,贤弟!今日是为兄大喜之日,可有什么贺礼啊?”哈哈大笑一声。

  张穆略一微笑,心头却是暗叫一声:“糟了,身上只带了一块玉!这该如何?罢了,看这位兄弟也是个爽快人,不若就此结交一番?”这般一想,当下便说道:“就怕这份薄礼,大哥看不上眼呢!”说着,从胸口处摸出一块玉佩。

  王振华苦笑一声,说道:“这,贤弟,莫要当真,刚才为兄只是开个玩笑!”张穆仍是微笑着摇了摇头,将玉佩递到了王振华的手中。玉佩刚一入手,王振华便是感觉温润凉爽,惊讶道:“这是上等的蓝田玉?”

  张穆赞叹道:“兄长果真识货人!不错,此玉确是上等蓝田玉,冬暖夏凉,可以祛除寒热。”王振华道:“这……”脸上露出心动之色,心道:“娘子早就想要一块宝玉,今日得见,却是这等场景。这,这可真是让人为难啊!”心下叹了口气。

  见状,张穆心道:“兄长心里喜爱这玉,只是方才是兄长玩笑之话,若是当真直接收下怕是被他人嗤笑!”于是说道:“我与大哥一见如故,此玉算作大哥你大喜的贺礼,于情于理,大哥你都得收下啊!除非,大哥你是不认我这个弟弟?”

  闻言,王振华连忙道:“怎么会,只是这礼物着实重了些!”张穆笑道:“只要大哥肯认我这个贤弟,再许兄弟借宿一晚,怕是千金也值得啊!”王振华收下了玉佩,说道:“贤弟只管住下便是,过了今晚,定和贤弟你浮一大白!”

  张穆喜道:“好!”王振华道:“今晚,我便敬贤弟你一杯!”右手端起酒杯,左手递给张穆一杯酒。张穆接过,同王振华一齐喝下。

  见两人都是喝得一滴未剩,在座的其他众人都是赞叹二人的酒量,而却没有一人发现在喝酒的时候,张穆的脸色蓦地变蓝,等到酒全部喝进肚子里他的脸色才恢复正常。

  一个年纪颇老的老者突然说道:“以往洞房可都是要新郎官过一个难题才准的啊!今日,要不就让张穆公子来给王公子出一个题?”众人叫好,齐嚷嚷的叫张穆出题。

  王振华紧张的看了张穆一眼,张穆与他对视一眼,心道:“这怕是推脱不得!”于是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小弟我就斗胆给大哥出个题目!”王振华道:“贤弟,你说吧!”

  张穆微一点头,道:“人道人生在世,有四喜四悲。大哥只需将这四喜四悲说出来,便算是过了关!”王振华道:“这,人生四喜吗,我自是知晓,可这人生四悲,却是从未听说过!”狐疑的看了张穆一眼。

  张穆道:“大哥,无需多想,你只需说出来便可!”

  王振华不知张穆打的是什么算盘,当下只好说道:“人生四喜,便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可对?”

  张穆点了点头。

  王振华道:“这……这人生四悲……”沉吟几声,叹了口气,道:“确是为兄愚钝,猜测不得。”闻言,张穆刚想说话,却是听得一声娇笑。

  那娇笑声极为的悦耳,脆如银铃,张穆不由得愣了一下,众人也是看向发出笑声的地方。只见在最边缘的一个桌子边,一个女子正独自酌饮。灯光昏暗,倒是看不大清楚。

  只听那女子说道:“人生四喜四悲,喜自然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而这四悲吗……”顿了顿,继续说道:“这四悲就是少年丧老,中年丧偶,老年丧子,少无良师!”众人一听,纷纷叫好。

  张穆喊了声“好”,接着大声说道:“姑娘答得对,可是今晚的答案可不是这个!”

  众人都是一愣,王振华苦笑一声,道:“贤弟啊,为兄我可经受不起折腾啊!”

  张穆大笑一声,道:“大哥,既然刚才你都说过了,洞房花烛夜乃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既是如此,那这题,不论你回答甚,那都是对的!”

  闻言,众人哈哈大笑,王振华也是笑道:“好啊,你小子居然跟我玩这套!”

  张穆道:“好了,大哥,今日你可是新郎官!还是早点进去吧,免得夫人该着急了!”在众人的笑声中,王振华道了声吃好玩好就跑进洞房了。

  张穆坐在位子上同众人一齐说笑,却是滴酒不沾,直到亥时时分,张穆才让小厮领着他回房。送张穆到西厢房,那小厮说道:“公子,这西厢房今日并无他人居住,只有公子和另外一名姑娘,所以公子随便挑个屋子就是了!”

  张穆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小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张穆看了看天上的明月,但觉人生苦短,虽有四喜,可又何尝没有四悲?若是正逢战乱,又不知会有多少人饱受苦难,一念至此,叹息了一声,只望这天下最好永远没有甚么战乱。忽听得脚步声,张穆抬眼望去,顿时呆了。

  只见一个女子迎面走来,不过双十年华,却是长得貌美如花,形如天仙;身材纤细,肤色如玉,眉如弯月,盘旋的发髻上插着一个翠绿色的珠叉。张穆一时间惊为天人,脱口而出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闻言,那女子看向张穆,张穆也是感觉极为的不好意思,憨厚的笑了一笑。那女子捂嘴轻笑一声,道:“我说是谁,原是个小道士!嘻嘻。”娇笑一声,跑进了房间。张穆挠了挠脑袋,不知所措。心里更奇的是,那女子如何看出自己是个道士?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