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婚情告急:何先生请解约

新开户送体验金

月冷西楼 著

完本免费

婚情告急:何先生请解约是月冷西楼写的一部总裁小说,“沈小姐你出轨于自己的小叔子,对此你有什么解释呢?” 爱人出国,她被四面八方所唾弃。 何晟用一束灯光重新领她从角落出来,还许她做何太太。 父母死于何晟生日的这一天,她本以为终于可以逃脱这被操控的人生,可弟弟在此时又突发意外。 “两千万,再加上一千万的医疗费,不然就送他进监狱,故意伤害罪。” 一再失败,某一天。 终于,她可以追逐她幻想的自由生活。 “何先生,我要离婚。” 男人甩出一纸契约,“何太太请你敬业!”

9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3/15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婚情告急:何先生请解约是月冷西楼写的一部总裁小说,“沈小姐你出轨于自己的小叔子,对此你有什么解释呢?” 爱人出国,她被四面八方所唾弃。 何晟用一束灯光重新领她从角落出来,还许她做何太太。 父母死于何晟生日的这一天,她本以为终于可以逃脱这被操控的人生,可弟弟在此时又突发意外。 “两千万,再加上一千万的医疗费,不然就送他进监狱,故意伤害罪。” 一再失败,某一天。 终于,她可以追逐她幻想的自由生活。 “何先生,我要离婚。” 男人甩出一纸契约,“何太太请你敬业!”

免费阅读

  高脚杯中腥红色的的液体被一只嫩白如藕的纤细的手盈盈握着,轻轻地摇晃着酒杯,沈湄眼底皆是漫不经心,头顶的华丽的水晶灯撒下的光透过酒杯将她的手映得发红。

  她有点醉了,身边尤悠的话也变得忽远忽近。

  “沈湄,你在听我说话吗?”尤悠劈手夺过沈湄的酒杯,酒水也因此撒出了大半,尤悠躲闪不及,被溅上了几点。

  沈湄微微蹙起眉头,眯着眼睛看向尤悠。“你,小心一点啊……有换洗的衣服吗?”

  她的声音极低,更像是自言自语。

  尤悠没有听清,她也没有注意到自己衣服上溅上了红酒,搁下沈湄的酒杯,她把沈湄拉近自己。

  “你看,那个就是何晟。”尤悠自然是不敢去指的,于是便把沈湄的头扭了过去。她强睁着惺忪的醉眼,似乎看到了一棵灰色竹子,笔挺挺的站着,身边站了许多人,可那棵“竹子”甚是吸引视线。

  “也不知道今天的第一支舞他会邀请谁……”

  耳朵痒痒的,沈湄低低地笑了。

  尤悠瞬间沉了好看的眉眼,冷声问:“你笑什么?”

  沈湄也不管尤悠阴阳怪气的语调,举起手,伸出了食指,笑嘻嘻地指了一圈,一面道:“自然不会是……”

  她们身边都是S市的上层名媛,沈湄指的那一圈自然也包括了不少,尤悠忍不住吞了口唾沫,想不到沈湄喝了酒胆子竟然大了这么多。

  沈湄呵呵一笑,回头看着尤悠脸上尽是狡黠之色。她滴溜溜指了一圈,最后低着头指着自己低沉沉地道:“不会是我……”

  尤悠睨着沈湄傻笑的模样,脸上忍不住现出鄙夷的神色,正巧此时前面来了相识的人,她也不再理沈湄迈步就迎了过去。

  沈湄将尤悠的神色尽收眼底,低头摇了摇头。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叹:还是挺受不了她这样的。

  今天是何晟的生日晚宴,整个宴厅灯火通明,远远一望顿时间就可被名媛身上珠宝反射光晃了眼。

  毕竟像何晟这样长得帅,脾气好,家里有钱的钻石王老五在哪里都是抢手货。

  沈湄不是豪门名媛,说好听点也不过就是大家闺秀罢了。

  她今天能被邀请来确实有点出乎一些人的意外。

  她父亲不仅仅是全国知名的心脏病专家,还是一流的象棋大师,单单凭借这两点沈黎就和何晟的爷爷成了忘年交,托何爷爷和父亲的福,她这次鹤立鸡群了。

  也成了八卦风暴的风眼。她微微哂笑,他们一定在想,她怎么还有脸出现在公共场合。

  可她知道越是身处阴暗,那些阴秽之物就会越往她身上砸。她光明磊落,反倒是那些人暗箭伤人。

  想到此处她忍不住轻笑了一下,吸了口气,舒展眉眼,她凭记忆去拿被尤悠搁到一边的酒杯,手落了空。

  “想不到刚和我哥分手不过两天,你就能参加宴会了,还能乐出来?”还略有青涩的声线却偏偏要用成年人的沉稳口气说话,沈湄一蹙眉就知道是谁了。

  沈湄身上落了阴影。

  她抬头去看,她的酒杯被个男孩儿持着。

  她挑眉,勾唇,一言不发静静地审视着他。

  他身材还有些干瘪,还是少年模样,笔挺华贵的黑色西装,衬着他那张稚嫩的年轻脸庞。

  沈湄似乎看见了一个少年在努力的撑着一张皮,一张不属于他的皮。

  男孩儿的手指修长,只是因为过于用力握着酒杯而变得青白。

  沈湄脑袋一晕,身子不由得晃了一下。迈着疲软的双腿她走了几步,在经过他的身边时,她停了停,用着慵懒的语调道:“我今天不想和你说话,甚至,不想见到你。”

  言罢,她踩着并不是很适应的ManoloBlahnik缓步离开。

  身后的人低头看着手中杯壁上的红唇印,失神了好一会儿。

  何晟端着酒杯走出人群,心头似乎捂了个口罩。

  今年他二十三了,爷爷似乎怕他不知道,还特地将这个生日宴会举办的如同颁奖晚会。

  老人家的心思他又怎么能不知道?可适合何太太这一身份的人他还没有找到,或许说没有找到一个人可以冲散他对那个人的怀念。

  他一转身便看到了施家二少爷,板着一张脸正在和一个女人说话,那女人眉眼柔和,身材窈窕,不久施施然的离开施二少朝着他的方向走来。

  沈湄,他是认识的,一个蛮有趣的女人,能够得到施家的两位少爷的青睐,也是个手段高明的女人吧。

  “哥,你想什么呢?”手臂被拉了几下,何晟偏头去看,是小妹。

  “嗯,怎么了?”

  小妹笑了笑,飞快地瞄了一眼斜后方,何晟嘴角噙笑,顺着小妹的视线看了去,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或物在那里。

  “舞会的时候你打算请谁跳第一支舞呢?”

  何晟抬了抬下巴,剑眉微压。

  “还没想好,谁叫你来问的?”

  小妹吐吐舌头,看了看四周,一面惊讶道:“诶,刚刚哥你一直盯着的那个女的去哪了?——就是她吧!我看你一直看她来着,施二少都不开心了。”

  何晟无可奈何地捏了捏小妹的鼻尖,“大人的事,小孩儿少掺和。”他把酒杯递给小妹,笑道:“我去找舞伴了。”

  宴厅里悠扬的大提琴声惊扰了树上的鸟,沈湄赤脚站在树下,脚边就是那双锋利无比的高跟鞋。

  夏夜,风清凉,拂过时沈湄不禁深吸了一口气。

  沈湄不太喜欢这种宴会,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累。

  这时在B国天已经亮了吧!这个念头一出,心头就是一疼。

  “没关系的……”沈湄叹了一声。

  这声轻叹像是一双素手,轻轻痒痒地拨了一下何晟的心。

  发生了什么事使得她站在树下叹息呢?何晟有些好奇。

  他刚回国不久不过沈湄的事竟也知道不少。

  她是S市出了名的大家闺秀,更因施家的两位少爷出尽了风头。

  可听她这叹息声,何晟心里突然冒出了句“同是天涯沦落人”。

  舞会是在晚上八点整开始的。依照何家小妹的设计,是昏暗舞池,灯光很暗,何晟的舞伴会由一束光来揭晓。

  何晟会邀请谁来跳第一支舞这个巨大悬念也即将揭晓了。

  尤悠发现躲在远处喝闷酒的沈湄,看着她眉眼间掩饰不住的憔悴,心里冲上一股难以抑制的喜悦。

  “躲在这儿干嘛?走陪我去前面,兴许晟少会多看你几眼。”

  沈湄冷眼看着尤悠面上的喜悦,突然起了厌烦感。

  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也很不理解尤悠为什么老是缠着自己不放。

  沈湄躲开尤悠伸过来的手,无视尤悠的恼怒,正欲要走,一束光忽地打到了她身上。

  她二人都是一愣,沈湄身处追光的正中央,而尤悠身处边缘黯然无色。

  舞池里瞬间寂静无声,而整个舞池中唯有沈湄和何晟处是最亮的。

  好像夜空中的两处星星,隔着数万光年遥遥相望。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