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画骨-全两册

新开户送体验金

苏诀 著

完本免费

《画骨-全两册》是由作家“苏诀”所作的一部青春文学类型的小说,本书讲述的是上古剑灵为心上人画骨重生的故事,世人认为的魔女,身上背负着无数血债,然而她到底只是云初末捡回来的一个凡人而已。

48.1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6

在线阅读

   本书讲述的是上古剑灵为心上人画骨重生的故事。传说上古神剑长离剑灵逆天而行,遍寻冥海万年只为拯救一缕堕落的魂灵。传闻明月居主人云初末以禁忌之术替人画骨重生,交换灵魂维持一人性命。我却不知,长离即初末,初末即长离。而我,就是那倒霉的堕落魂灵。他们都说,我是个魔女,身上背负着无数血债。怎么可能?我只是云初末捡回来的一个凡人而已。

免费阅读

  楔子画骨明月居

  城里有家画骨馆,

  画魔画鬼不画仙。

  城里有家画骨馆,画魔画鬼不画仙。

  这么肤浅粗俗又猥琐的诗,肯定是云初末那个祸害想出来的。

  云皎站在大街上,一边跟卖菜大妈讨价还价,一边愤恨地想。

  那家画骨馆叫作明月居,别看名字听起来很有内涵兼修养,实际上做的却是见不得人的生意,因为这里来往的客人,不是妖魔就是鬼怪。

  这种事情若是对于一般的小姑娘而言,未免显得太过惊悚,可惜云皎不是普通的姑娘,因为在她的记忆中,自己好像已经活了上百年。而且她还记得云初末在她很小的时候就长得如此,现在她都快成一百岁的老太婆了,他那张万年不变的老脸上,依旧是那副让人恨不能一掌拍扁的死模样!

  对于这件事情,她的师父解释说,可能是明月居里的风水太好,才导致他们都不会变老。

  云初末就是她的师父,她是被云初末捡来的孤儿。

  关于这段往事,用云初末的话来描述就是:某年天下大旱,田间的麦苗不知道枯死了多少,街头野地里到处躺着死人以及即将变成死人的活人,于是吃饱了闲着没事做的他就出去散步,顺便看一看能不能拉点业务,结果业务没拉到,却被某人可怜兮兮地抱住了大腿。

  这个可怜兮兮的某人又脏又臭,又扁又丑,瘦得像鬼一样,因此,心地善良的他就心生恻隐,顺手带回来当作徒弟养着了,并且很费心地为她取名为云皎。

  对此,云皎很是不服气,觉得云初末纯属胡扯,要知道,他那个人向来品行恶劣,毫无半点恻隐之心,更何况,她即使再瘦,也不可能饿得像鬼一样!

  果然之后又出现了多个版本,什么哪个地方暴发了一场大的瘟疫啦,哪个地方又暴发了一场大的洪水啦,总之最后都是“心地善良”的他,把“可怜兮兮”的她收养回来,然后两个人从此相依为命,以及相互打击。

  至于名字,云皎曾在他心情愉快的时候问起过,当时云初末只是愣了一下,手指抵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噢,当时你太饿了,一直吵着要吃饺子,为了这事儿,我还很认真地考虑过以后要不要叫你云饺子。”

  当云皎很鄙夷地告诉他,这个“饺”和那个“皎”完全不是同一种性质时,云初末大吃一惊:“难道我会写错字?”从那以后,云皎就再也不叫他师父了。

  “哎,姑娘,你到底买不买啊?一文钱一斤的大白菜居然还讨价还价!”卖菜大妈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如雷,嘴边还有一颗大黑痣。

  云皎的眼珠一转,立即露出了很讨人喜欢的笑脸:“姐姐,你嘴边的美人痣真好看,而且待人也好,脾气还很温柔……”

  一个时辰后,云皎拎着一文钱买来的十斤大白菜欢天喜地地走了,临行前,卖菜大妈还笑眯眯地往她篮子里塞了两根大萝卜。

  走在大街上,云皎望着篮子里的萝卜、白菜只想叹气,自从某人莫名其妙地病了之后,明月居已有三年没开门做生意,导致他们现在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一个铜板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虽然云初末以前也经常生病,但是拖延这么久都没见好转,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

  最后她忧心忡忡地想,如果云初末的病一直没见好转的话,她要不要丢下他自谋生路?

  明月居的外面设着一层结界,不被允许的人是看不到的,也是进不去的。云皎拎着满满的菜篮子,脚步依然很轻快,她偷偷摸进了一条小巷,见四周没有人,连忙闪进了结界之中。

  薄薄的一层结界,看上去比前几日又坚固了不少,泛着晶莹的、淡紫色的光辉,在身体没入的地方,瞬间就开出了一个口子,待人完全进入后,又立即合上了。

  内部的景色错落有致,水榭楼台、假山清流,道路的两旁种着修竹和松树,假山旁有几株瘦骨嶙峋的梅树,看上去病恹恹的,跟云初末一样要死不活。好在前几年她觉得太单调,还在庭院里栽了许多桃树。现下正值三月,桃花粉艳艳地开了满园,为明月居增添了不少的春色。

  途经碧莲池子,云皎顺手捞了一条锦鲤,打算中午做成鱼汤给云初末补身子,抬首就远远看见一个人正躺在鱼池岸边的大石头上,左边放着饵料,右边插着钓竿,把书盖在脸上睡大觉。

  她迈步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问:“你今天怎么出来了?”

  那人良久都没有回答,就在云皎差点儿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才懒洋洋地答了一句:“累,出来晒太阳。”

  云皎撇了撇嘴,他是在房间里睡得累了吧?这三年都缩在屋子里不肯出来,除了沐浴不用她伺候以外,连洗脸和吃饭都懒得动了。正腹诽着,忽听那人的语气一变:“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厨房里的大白菜应该已经没有了,为何我又闻到了它那诡异的气息?”

  云皎诚恳地点头:“你闻得没错,是大白菜。”

  那人立即坐起身来,露出了阴柔、精致、俊美的脸,书本应着动作落在地上,滚进了水里。云初末扭头看向云皎,神色复杂:“你竟是这般想要把我折磨死吗?”

  云皎顿时哭笑不得:“我们已经没有银子了,能吃上这个就很不错了。”

  其实,他们从前是有很多积蓄的,够平常人家吃、穿十辈子了,可惜前两年某人过于要求生活品质,顿顿人参、雪莲滋养着,导致银子像流水一样地花光了。粗粗算下来,到今日,他们已经吃了三个月的大白菜了。

  见到云初末逐渐发白的脸,她连忙补充道:“不过我们今天还可以吃鱼。”

  云初末果然把视线转移到那条锦鲤上,良久之后抬眸定定地看着她:“为什么我感觉这条鱼好像很眼熟?”

  云皎顿时心虚,别说这一条,池子里的鱼哪条不是被他无数次钓上来又扔下去的?她支支吾吾地回答:“鱼不都长这样吗?能吃就行!”

  云初末轻哼了一声,又躺了下来,跷着腿,语气很蛮横:“不要!我要吃燕子楼的狮子头和芙蓉铺的桂花糕!”

  云皎沉住气:“我们现在又没钱,你让我上哪儿给你买去?”

  云初末枕着双臂,悠然地望着天际织纱般的薄云,露出了自信满满的微笑:“谁说没钱了?我们的生意已经来了。”

  来者是一个眉目俊秀的年轻人,雪色的长袍上绣着古朴典雅的绛紫纹饰,外面还笼着一层素色的轻纱,银白的冠饰之下束着三千如缎的墨发,额间还描绘着一朵银色的狐尾花,身形颀长,看上去温和俊雅,气质清华。

  云皎站在云初末的身边,望着此人的瞳孔一缩,她能清楚地感觉到,眼前这位看起来绝尘临仙的男子,其实是一个邪魔,而且不是普通的邪魔。

  纵观三界之内,自古便是以天神为尊,然而从另一方面讲,其实邪魔也算是和天神同等地位的存在,只不过他们一个长居于九天之上,一个深藏于幽冥之中,若非不得已,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儿去。

  虽然他们曾经为了争夺地盘打过架,搞得三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但是本质上谁也不是谁的对手。最后有人觉悟到,再这么打下去的话,天地搞不好也会因此覆灭,考虑到这一点,双方才不得不订立一个长久的和平契约,草草了事。

  “幽冥魔君银时月竟也会找上我,真是令人吃惊。”云初末斜坐在庭院的石桌旁,抿了一口清茶,又慢悠悠地补充了一句,“不过更令人吃惊的是,你现在居然只剩下一缕魂魄。”

  听到云初末的话,云皎简直惊掉了下巴,虽然她是一个凡人,而且只活了短短百年,但也知道魔君银时月的大名。

  来往明月居的妖魔鬼怪最爱嚼舌根,洪荒远古的故事说得真真假假,其中他们说得最多的便是魔君银时月的故事。相传,银时月是从上古时期存活下来的邪魔,没有人知道他是何时创生,也没有人知道他的原身是什么,人们只知道他有着俊美无双的容貌,以及足以睥睨三界的修为。

  他的地位崇高,仅次于魔王,神魔大战的时候,曾经跟着魔王侵袭妖族,其间斩杀了不少修为强大的妖怪,为魔族立下了赫赫战功。然而在神魔大战结束以后,伴随着魔王的陨落和魔族的归隐,他也从三界消失了踪影,没想到时隔万年之后,竟然会出现在此地。

  银时月颔首,娓娓道来:“我找你很久了,长离,你终于肯见我了。”

  云初末无所谓地笑笑:“不好意思,前些时日受了点伤,不赶快躲起来的话,见你岂不是很危险?”他将杯子放回原处,跷着二郎腿,气定神闲又痞气十足,“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显然是我多虑了。”

  银时月的唇角勾起些许苦涩的笑,声音听起来温柔而又疏离:“是吗……”

  云皎见此,对他顿生出一丝同情,要知道银时月从前是多么光辉亮丽,虽然不及幽冥魔王的地位,但也算得上魔族中的翘楚。现在他沦落至此,还被云初末这样奚落,心里肯定不是滋味。她赶紧劝慰道:“我家公子先前生病不宜见客,他的话,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银时月一怔,打量了云皎几眼,又看向了云初末,眼神中多了几分探究和茫然。

  云初末咂巴了一下嘴,无奈耸肩道:“显然她失心疯,她的话,你也不用放在心上。”

  云皎顿时气得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着云初末,眼神中几乎可以喷出火来,但见那两个人都没再说什么,她也只好把这滔天的愤怒压下去了。紧接着,又听云初末懒洋洋地说道:“既然找上我的明月居,想来也清楚我的规矩,先交上定金,三个月后,我再将你的魂魄取去。”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圆鼓鼓的锦袋就朝着他们飘了过来。银时月负手站在不远处,微微颔首:“多谢。”

  寂静的庭院里,顿时泛起点点晶莹的蓝光,它们游走在半空中并急速聚集起来,不多会儿,一把古琴缓缓出现在光芒之中,纯桐木制,纹路古朴典雅,看上去年代久远。

  “这是我与她唯一的联系,三日之后,我将再来……”银时月的声音渐远,回荡在长空中,缥缈悠远,不多会儿,便消散无痕,除了那袋金子和古琴之外,仿佛从没有人来过一般。

  云初末平静地望着那把琴,良久,摇头叹息道:“为了一个女人,真是……”

  他说到这里忽然顿住了,从袖中抽出一把折扇,缓缓展开,不紧不慢地扇着,一双漂亮的眼眸里似是敛着星辰,璀璨夺目,不知又在计划着什么鬼主意。微风撩起了他的发带,整个人看上去风度翩翩、气质清华,只可惜一肚子的坏水。

  过了一会儿,云皎忍不住问:“现在才三月,你扇扇子不冷吗?”

  云初末抬眸瞥她,唇角一扯:“显然是你太粗俗,不懂得读书人的风雅。”

  云皎吐了吐舌头:“风雅我倒是没见着,不过等会儿有个读书人可能要患伤风了。”话音刚落,云初末便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云皎的脸上顿时绽放出了笑容,金灿灿的,跟朵太阳花儿似的。

  云初末的脸色很臭,拿着扇子作势要砸她:“忘恩负义、幸灾乐祸,说的就是你这种人,简直比最毒的砒霜还毒!”

  云皎跳着躲开,向他笑嘻嘻说道:“砒霜才不是最毒的,你要不要试试看?”

  云初末很是鄙夷,轻飘飘地斜眼看她,阴阳怪气地轻哼了一声:“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我欺。”

  云皎很不服气,立即指责他:“云初末,你居然歧视女人!”

  然而对方却悠然地跷着二郎腿,单手支颐撑在桌子上,猥琐地露齿一笑:“你搞错了,我只是单纯地鄙视你而已。”说完,目光还有意无意在云皎身上流连几下,眼里带着坏笑,“而且,你看你,全身上下哪一点像女人了?”

  “你你你……”云皎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气得连连跺脚,嘴硬反驳道,“那……那也是你养得不好!”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最初来癸水的时候,因为什么都不懂,还把裙子染脏了一大片,云初末见到还以为是哪里受伤了,拖着她一路狂奔到医馆,最后那位年过古稀的老大夫,在一屋子人的注视下,脸色青白了好一阵儿。

  云皎敢举着双手和双脚发誓,这件事情绝对是她一辈子都抹不掉的污点,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丢脸死了!

  云初末显然和她想到了同一件事情,忍不住扑哧笑了,精致的眉眼中掩着潋滟的笑意。他站起身来,顺势揉了揉她的脑袋:“是你还太小,明白了吗?”

  云皎从袖底的缝隙抬眸看他,和挺拔俊美的云初末比起来,她确实显得娇小许多,可是……她很不服气地心想,人家明明已经一百多岁了……

  正想着,云初末摸她脑袋的手侧了一下,从桌子上抓起那袋金子丢给她:“现在你可以把那些糟心的大白菜丢掉了,再去买些吃的回来,除了方才说的那些,再要一壶女儿红。”

  云皎立即不满地指责:“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简直是浪费粮食!”然而对方压根儿没听进去她的话,单手抱着那把琴,打着哈欠懒洋洋地走回房间了。

  其实,对于今天的来客,云皎仍抱有一丝疑虑,银时月再怎么说也是远古时期的邪魔,怎会被人毁去形体,落得这样悲惨的下场?更何况,云初末的身体还未完全好,如果贸然使用法力的话,肯定会受到损伤,而且银时月的魂魄之力越强大,他受到的反噬之力就会越大。

  在云皎把自己的担忧说与云初末听的时候,对方一口女儿红喷了出来,连带着口水溅了她一脸,某人精致好看的眉眼里,顷刻绽放出最灿烂的笑容:“真是对不起,我忘了你坐在这里,哈哈哈。”

  云皎黑着脸往脑门上抹了一把,愤怒地起身离开,气冲冲地回自己的房间了,某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因为祸害遗千年,就算天地崩塌,峰峦被山风磨成灰末,他也会活得好好的!

  将近晚上的时候,她做好了饭菜端去云初末的房间,见他正站在书案旁作画,一笔一笔勾勒出大致的轮廓,看上去黑乎乎的一团,跟今日见到的银时月一点都不一样。

  她的唇角一扯,挫败地问:“你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云初末看了她一眼,眸中泛着笑意:“怎么,不生气了?”

  云皎不乐意地嘟嘴,闷闷道:“我才没有生气。如果真要生气的话,早就被气死了,不用等到现在。”她顿了顿,“银时月再怎么说也是上古时期的邪魔,替他画骨重生,真的没问题吗?”

  云初末气定神闲地勾勒着,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我是你师父,若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日后说出去岂不是让你很丢脸?”

  云皎鄙夷地望着他:“云初末,如果你还记得的话,应该知道我早就不叫你师父了,而且这两件事情有关系吗?”

  云初末妖娆地笑着,笔锋一收完成了画作,轻轻呼了一口气:“怎么没关系了?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咳,就算你我的师徒情分并不长,好歹也曾有过这么一段不是?”

  云皎沉默了下来,心知他又在故意扯开话题,偏过头不屑地哼了一声,不作辩解。

  书房里的灯火昏暗,墙壁上跳跃着烛光,看上去温暖而祥和,她依稀想起从前还很小的时候,总爱站在云初末的旁边看他给人作画。转眼间,百年的时光已然流逝,他们的年龄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差别。那么,未来会如何呢?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保持着自己的青春,所以也不清楚这种情况会不会一直延续下去,可是有一件事情,她是知道的,那就是就算有一天她老了、死了,云初末还是会好好地活着——以这样年轻俊美的模样。

  “又在想什么呢?”脑袋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云皎下意识抬头瞪了一眼,果然见云初末已经作完画,走过来吃饭了。

  她揉了揉被打的头,想了一会儿,问道:“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是不是也可以用描皮画骨的方法复活重生?”

  云初末的身子一顿,他沉默了片刻,偏过头看她:“若是这么清闲的话,你倒不如拿轮回石查一查银时月的命格。”

  轮回石,顾名思义,就是一块石头,相传万物生灵自出生时起,命数皆被刻在一方命盘之上,无数道命轮看似毫无规律地运转着,相互交织、彼此错过,构成了繁复错杂的人生。

  而轮回石便是这些繁杂信息凝结成的一块石头,曾被置于冥海之滨、忘川之畔,掌握着天地万物的生老病死和它们之间的因果轮回,后来不晓得怎么就被云初末得到了,还被用来做这等卑鄙又见不得人的事。

  跟随云初末多年,她也曾动用轮回石查探过自己的人生,结果很挫败地发现,记载着万物生灵命数的轮回石,竟然没有一点关于她的消息,实在令人郁闷不已。

  云初末知道之后,还嘲笑了她很长一段时间,说是因为她实在太渺小了,导致命盘记载运数之时,都不屑刻下她的名字。云皎当然知道他在胡扯,命盘之上,蝼蚁尚且都有自己的命数,更何况她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后来被她逼问得没办法了,云初末才勉强告诉她,是她的过去太悲惨了,为了不让她难过,他才“好心”地把她的过去都抹掉的。

  这个答案显然也不是她想要的,于是云皎再接再厉,追问自己的前世究竟是什么。云初末沉默了许久,神色复杂地告诉她,她的前世是一个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女山贼,描述到具体细节的时候,还忍不住爆笑几声,说她这些年之所以会被他欺压虐待,完全是因为前世坏事做得太多,今生找他赎罪来了。最后,云皎当然是把他狠狠揍了一顿才算稍稍解气。

  不过在之后的生活中,只要云皎被逼无奈当牛做马伺候云初末时,她都会很不争气地想,莫非她的前世真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女山贼,导致现在过着这么悲惨的人生?往事已矣,现在回想起来竟然皆令人啼笑皆非,一百多年的时光,他们就是这么吵着、闹着走过来的,而且丝毫不觉得孤独和漫长。那么,未来该如何,有云初末在,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她应该想的。

  明月居阁楼之下,有一方明净的池水,水面几乎与池沿齐高,里面并无水藻和杂草,只在池子旁种了几株樱花模样的树,每到春天,落英如雪,十分美丽,花瓣飘落在池水中,几日便消散了芳影,只有那泓池水,长年清澈如镜。

  她曾为此感到惊奇,还想捞几条锦鲤丢进去试验一下,看看会不会像那些花瓣一样消失,不过云初末再三威胁,若是敢往里面乱扔东西就把她打死,权衡再三,云皎最终还是放弃了。

  夜半时分,一轮明月悬挂夜空,天际繁星点点,犹若那日银时月幻化出来的晶莹蓝光。

  云皎站在水池旁,因启用轮回石需要选用一件和当事人有关的物件,所以她把古琴置于轮回石下,开始准备施法。法诀念起,轮回石上催动淡淡的金光,投射到池水之中,依稀闪现出当年的光影,她挨着池沿蹲下来,沉默地看着银时月的过往。

  这是一段悲伤的故事,关于他和一个美丽的姑娘。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