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庶本荣华(全三册)

新开户送体验金

闲庭信步 著

完本免费

《庶本荣华(全三册)》是由作家“闲庭信步”所作的一部青春文学类型的小说,为母报仇是她活在世上的唯一动力,却不想她已深陷层层阴谋中,想要在这座大宅院里生存,必须学会心狠,可谁又能告诉她,如何在没有他的世界活下去。

78.9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6

在线阅读

   十年前,她跪在雪地里,一字一句对着高门广厦狠声发誓:“如果有一日我再回府,必将让你们不得好死!” 十年后,她华丽归来,入了族谱,变身嫡女,用尽手段只为查明亲娘沉塘的罪魁祸首。当谜面一层层揭开,她却发现她陷入的是一场明朝盛世繁华的幻梦…… 本以为为母报仇是她活在世上的唯一动力,却不想她已深陷层层阴谋中,生死不由己……有人警告她,想要在这座大宅院里生存,必须学会心狠,可谁又能告诉她,如何在没有他的世界活下去?

免费阅读

  明朝景泰三年,这一年的冬日甚是邪异,大雪下了一月还未消停,闹得四处寒灾,百姓流离失所。尤以滁州为重,只见满城街巷,银装素裹。然而城中一道清流街却不尽然,那街东首有一条涧溪巷,巷中高墙深院,青石铺地,气象森严,皆是滁州城内数一数二的显赫人家,是以这样一道深巷之中,其实只有寥寥四户人家,傅府这座祖宅便在其中。

  果见两扇黑漆广亮大门内,是一座四进宅院,连接这四进院落的,是两边的抄手游廊,每进之间左右两扇垂花门。整个宅院水榭歌台,画栋雕梁;楼阁重重,回廊道道,仆役丫环穿梭不绝,俱是轻手轻脚。

  不过,今日来来往往的仆役却格外多,原因无他,只因六小姐要回府了!

  说来也是一桩怪事,这位一出生就被赶出府的庶出六小姐,其母柳如眉又出身青楼,十几年来府里都无人提及她,生死也未可知。老爷和太太却突然说要接回府,甚至还把西厢院大暖阁腾出来,让她入住。这样大的恩典,府里的庶出小姐可绝没一人享受过。

  下人们议论纷纷,都想看看柳姨娘生的女儿什么样?理应是今早能到,却迟迟不见人影。到了午正时分,外院还没传消息来,雪声却又密又急,如撕棉扯絮般,纷纷扬扬,下得正紧。下人们不敢轻怠,冻缩着身子伏侍在远香堂内外。

  远香堂是傅府当家主母霍氏居所,此时她在暗厢房里念经,她手缠念珠,嘴里不停念着:“求祖宗保佑,保佑她能顺顺利利回来……”

  暗厢房为佛堂清静地,霍氏不许太多人进来,只有陈丰家的在里面候着。她看霍氏嘴里念了不下千遍,不由劝慰道:“太太别太担心,我看今日的雪太大,只怕是路上耽搁了。”

  话音落,霍氏手中的念珠“倏”地一声,断线落地,一粒粒破碎的念珠砸在耳里,霍氏跪在蒲团上,突然睁开双目,抓着陈丰家的手道:“我总觉得心里不安踏,六丫头回府,我真怕会是一场劫数……”

  陈丰家的好是惊讶:“太太怎么会这么想?”

  霍氏看着佛龛上供奉着的白玉观音,双手合十,虔诚一拜,才慢慢扶着陈丰家的手从蒲团上起身,坐在紫檀雕花靠背椅上,好半日喃喃自语般的道:“六丫头五岁那年回过府一次,那日也是冬日大雪,如今日一般。她得了天花,巧云带她回府,她们跪在门口一日一夜,求我们诊治。你还记得那日的情形吗?”

  陈丰家的如何不记得,六小姐瘦瘦小小的身子跪在冰天雪地里,冻的整个脸都是血,后来她站起来,指着高高的广亮大门,诅咒般的嘶吼道:“如果有一日我再回府,必将让你们不得好死!”

  只这一声诅咒,陈丰家的打了个激灵,冷的身子一缩。看霍氏脸色也十分难看,净往好的想道:“太太您多虑了,那时候她才五岁,小孩子家家的都是说的气话,当不得真。再说咱们早打听到,六小姐得了嗽喘,这些年都是靠药支撑着,早是一幅病怏怏的身子,又快过了十年,想必都净忘了,您就放心。”

  “但愿如此。”霍氏良久叹息一声,攥紧了手腕上的绿松石十八罗汉手串,仿佛是自言自语:“幸好她有十四了……”

  陈丰家的猛然惊醒,接回府再过一年,到及笄就能出嫁了……

  正想着,外面两个婆子急急叩门,禀道:“太太,外院来报,六小姐到门口了!”

  霍氏一喜,忙站起身,走出暗厢房。陈丰家的拿了金刚手佛陀黄铜暖炉,赶紧跟上,把手炉递给霍氏捧着。

  那婆子站在门外行了礼,却又支支吾吾的说:“只是……六小姐的马车停在西角门时,她走下来,却往正门去,站在门前动也不动……”

  霍氏将眉一皱,婆子脸一垂,不敢再语。

  陈丰家的看霍氏脸色阴郁,忙委婉道:“大概是六小姐想看看咱们府里的气派……”

  霍氏睨了眼陈丰家的,目光寒冷。

  陈丰家的也觉得这话太牵强。富贵人家,法度森严,只有正室嫡出才能走正门,而妾室庶出可都是从偏门进出的。

  这可如何是好?

  府里六小姐到正门口的消息,一时铺天盖地传开,大家都以为六小姐从小在外长大,不懂大宅门的规矩,才要从正门进。却偏偏经管事提醒后,她依旧纹丝不动的站在正门口,后面一个眉毛稀疏的妇人也站立不动,管事认出是以前服侍柳姨娘的丫鬟巧云。

  只见那六小姐一身青白妆花缎褂子,看得出是天青色洗白,袖口前襟还大大小小的缝着补丁,月白色的襦裙也泛着黄,这一身打扮,便是府里未入等的小丫鬟,也没见穿的这般寒酸。

  不过,这六小姐却生了副好模样,府里小姐众多,各个都貌美如花,六小姐这相貌也是拔尖的。她巴掌大一张雪白瓜子脸,柳叶般的双眉,清亮如水的点漆大眼睛,晶莹剔透,还透着一层水雾,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双唇,嘴角未笑却抿出小小的菱角。

  不禁暗叹,不愧是柳姨娘的女儿。

  外院管事陈丰好言相劝,她却也不回一句,只是怔怔的站着。

  她削瘦的身子迎着风雪,笔直的站立在广亮大门前,未上台阶,任由雪打在脸上,冻的抖索。

  良久,她才抬头仰望,记忆中的广亮大门还是这么壮观,那门梁上八座金蟾纹角替,又翻了新色,四枚雕以“吉祥富贵”的菱形门簪,又添了两枚。

  这样的广亮大门,似乎昭示着傅府的富贵,更甚往昔。

  可是,在记忆最深处,她和巧娘就跪在这个地方,哭着求父亲、求母亲,求他们救她。

  他们却说,你是个野种,不配站在傅府的台阶上,别玷污了傅府门楣……

  他们还说,得了天花,不如趁早死去,往左笔直走有条涧溪塘,你娘也是被沉了那条塘……

  然而,如今她却很想说:“我活着回来了……”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