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言情 > 《宠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04章 该记得谁?

第04章 该记得谁?

石樱粉 1114字 2019-01-11

  银若心里了然,神色未变,只沉声,“嬷嬷说笑,镜心乃北凉的嫡公主,没有做一方奴侍的道理。麻烦嬷嬷向你们主君通报一声,镜心等着他的成婚之仪。”

  她声音温凉,缓缓抬起眸子,“若没有,镜心不嫁——”

  “好大的架子。既进了这宫门,嫁还是不嫁,由得着你?”

  银若也笑,很冷,“我若不嫁,除了送我回北凉,你们又能如何?”

  “……”

  一室安静,那从门外传过来的男声便格外阴鸷突兀——

  “你很想知道,孤能如何?”

  孤松南城微跛的脚步一步一步向她踏过来,带着令人窒息的压抑感,直到走到她身前,俯下身子。

  他没说话,而是缓缓拔出身侧的佩剑。带着金属摩擦的冷厉声音,在她脸上映上一道银色的冰冷剑光——

  那刀尖……与她脸上的皮肤相隔不过一豪……

  姜银若脸上的血色,一瞬失的干净。

  孤松南城似是笑了,“姜镜心,孤觉得,你这张脸现在看着……格外碍眼……”

  却见剑光忽在眼前一闪——

  痛——

  好痛——

  她几乎是下意识用手扶住那刀刃,隔了两秒,锋利划破皮肤的冰凉可怖的触感才传到神经,银若缓缓低下眸子,抬起右手。

  手心是一到很深的划痕,鲜血从划痕中溢出来,浸透了整个掌心,像止不住的泉,汩汩流到地面上。

  小秀尖叫一声扑了过来,却被孤松南城身后跟着的宫人一脚踹开。那宫人桎梏着她的胳膊,另一个宫人眼疾手快,跪在她身侧,拿出事先就准备好的银器在下面接着。

  鲜红的血汇成注向下落着,很快便集满一碗,被宫人放到银色的托盘,端离寝宫。

  右手因失血麻木的没有知觉。

  她就像是被什么定在原地,就静静的看着那为她的鲜血忙来忙去的宫人,好久,眸子缓缓落孤松南城身上。

  出声,似呢喃,“你……伤我?”

  孤松南城俯身看她,那样尊贵而不可一世,“你好像很吃惊?”

  看她凉薄,他起身笑了,唇角勾起弧度危险而邪魅,“姜镜心,从你来到东瀚的第一天,就该想到这些不是吗?”

  “需不需要我提醒你……这条腿……是怎么断的?”

  银若当然知道那条腿是怎么断的。

  那是姜镜心,用一匹性子极烈的军马绑了他拖拽所致。

  原来,这条腿还没好吗?她明明冒险出宫向舅舅给他求了最好的伤药……

  “你的腿……不是好了吗,为何——唔——”

  银若想也没想朝将心里的疑问出来,孤松南城忽然出手锁住她的脖子,像个暴虐的兽,“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明明只有孤跟雪儿知道——”

  只有你和雪儿?

  有一秒,银若很想笑,但她更想哭。

  孤松南城,你是不是忘了还有一个人该知道这件事——

  她在城都破庙的大雪天护你两日两夜夜,她为你御寒险些自己失温丧命,她冒死去给你求伤药,她偷放你回东瀚……

  那些,你竟全忘了吗……

  你对姜镜心的恨尚记得这样清楚,却竟不记得那人的一分好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