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灵异 > 《真理部妖闻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千金裘(1)

第五章 千金裘(1)

宴刀 2686字 2018-12-06

    月明星稀,几缕轻云缭绕在月旁,老兔静卧,寒蟾噤声。池内无波无澜,锦鲤都已安歇了,唯有几株垂在池边的垂柳随风摆动着,二月春风裁出的细叶在月光下蹁跹,楚楚动人。

    这里是华大校园内出了名的“若安亭”,小亭坐落于池边,亭外一条青石径蜿蜒曲折,在两旁灌木的衬饰下,显得格外深幽。换作平时,总会有成双成对的情侣在这亭中卿卿我我,彼此间相隔甚远,不用怕绵蜜的情话被他人听得。可今天是周末,此刻又正值午夜,天月高悬,若安亭内空无一人,只有鸣虫在不知疲倦地叫着。

    就在这时,一串极轻的脚步声踏过石径。来人穿过了灌木,独自踏入了若安亭,亭下的阴影中,微弱的月光勾勒出了这人的身形——是个瘦高的女子。

    女子似乎是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团朦胧不清的东西,她沉吟片刻,将那团物件一抖。

    那东西宛如戏子的水袖一般从女子手中滑出,垂落到地上。紧接着,女子将它的一头打结,再向上一抛,绳结准确无误地在若安亭的横梁上划出一条弧线,又落回了女子手中。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鸣虫都不禁沉默。

    女子站上亭椅,踮起脚尖将绸子两头一系,往下拽了拽松紧,连一个弹指都未犹豫,便将颈脖轻轻往前一送。

    于是在华立大学内,静谧的月光勾勒出一个诡异的轮廓:一名女子在若安亭下微微摆动着,她垂着双手、双脚离地,身上一席红裙鲜艳似血。

   

    “砰——”的一声,真理部的大门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响。

    穆雨微刚刚来到部门内,才翻开那本厚厚的《崇真妖录》,就被这声闷响吓得两手一抖,泛黄发脆的书页“嘭”的一声又重重合了起来,震起一层灰尘。

    “谁啊?”白鹿正在一旁玩着游戏,问这话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萧寒。”

    听见这名字,白鹿猛地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他连忙按下游戏的暂停键,然后起身去给学生会会长开门:“这一大早的……”

    刚一开门,萧寒就跨了进来,并且还顺手关上了门。看见萧寒沉着脸,穆雨微连忙坐直了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昨天夜里,有个女学生在若安亭自杀。”萧寒把一双娥眉拧成了锁,“你们听说了吗?”

    穆雨微一惊:“自杀?”

    萧寒凝重地点点头:“还好她吊上去没多久就被夜巡的保安发现了,捡回了一条命。”

    “那不就是没事喽?”白鹿耸了耸肩,目光却落到了萧寒手里的那个不透明的黑色文件袋上。穆雨微是新进部门的新生,还不了解萧寒的习惯,这位学生会长做事极为谨慎,她每次手持这种黑色文件袋来到真理部时,都意味着有不寻常的事件发生。

    换句话说,就是所谓的“灵异事件”。

    萧寒没有回白鹿的话,而是径直走上前将黑色文件袋往桌案上一拍,启唇道:“接到保安的报告后,学校领导第一时间封锁了消息,但是这名女学生被救以后一直昏迷不醒,学校在将她送医的同时,从我这里调取了这个女生的档案。”

    白鹿打开文件袋,穆雨微也凑过头去看。文件袋里确实有一名女学生的档案,她名叫肖小然,是一名经济学科的研究生,目前研二。从档案上来看,这女生眉眼带笑,品学兼优,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问题,更不会让人把“自杀”二字与她挂钩。

    然而翻到后面几张纸的时候,白鹿和穆雨微不禁神色一变。白鹿皱了皱眉,不自然地把视线从纸上移开,神色极为凝重:“这就是她自杀的原因吗?”

    “不完全是。”萧寒将双手交抱在胸前,中气十足。

    穆雨微从白鹿手里接过那几张纸,来回翻动着,每看一张,她的心里就凉一分。

    那纸上呈现着的,不是什么骇人听闻的事件,而是几张图片。从前往后,一开始是肖小然拿着身份证照的自拍,再往后,图片的尺度越来越大,变成了她全裸拿着身份证的自拍;后两页纸上,则是她某些敏感部位的特写照片,以及她在视频中做出各种不雅动作的截图。这几张白纸上的图片虽然都打上了马赛克,可这些马赛克的形状有许多都越过了图片原本的边界——很显然,这是萧寒在排列完原图后,自己打上去的。

    “这是……裸贷。”穆雨微铁着脸。她只是在新闻里听说过这回事,没想到连华大居然都被这种肮脏的手段染指了。

    “我昨天晚上得到肖小然自杀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查阅了她的资料,发现没有什么劣迹,实在想不出她有什么自杀的理由。”萧寒沉着脸,“不过在看照片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眼熟,最后在之前下载的裸贷信息压缩包里面找到了她。”

    穆雨微顿时一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萧寒。察觉到穆雨微的异样神色后,白鹿心有灵犀似地坏笑了一声,瞟向萧寒:“没想到会长还会下载这些……”

    听见这话,萧寒却也面不改色:“我搜集了近期所有关于裸贷的新闻信息,想要用这些女生扭曲的心理现象写一篇论文。”

    白鹿对穆雨微提起过,萧寒是心理学专业的,现在读人类精神学的研究生。看着会长毫不避讳的模样,穆雨微心里松了半口气,忽然又对萧寒产生了不小的敬佩之情。要知道,记住一个陌生人的模样本来就不容易,能在完全不相关的两份资料里,把有些相似的细节准确无误地连缀成线,绝非一般人的记忆力能做到的。

    见穆雨微面色缓和,白鹿转而问道:“可我还是没明白,这和我们真理部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才是我来找你们的重点。”萧寒那原本就铁青的脸色又冷下来了几分。

   

    穆雨微和白鹿赶到肖小然所在的医院病房时,正好有几个学校领导模样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见穆雨微和白鹿,他们都警惕地问道:“你们是谁?来这间病房干什么?”

    “我们是小然姐的朋友。”白鹿躬着身子堆笑道,“听说她病了,想来看望一下。”

    说罢,白鹿把穆雨微往身前一扯,穆雨微右手捧抱着一束鲜花,左手还提着一个小果篮,她紧张地站在西装革履的领导们面前,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愣地点着头。

    “朋友?”领导们看这两个人的样子也确实不像记者,就又问道,“你们是华大的学生吗?”

    “是,是。”白鹿连忙将学生证掏出来递了过去。那领导看了一眼,然后又用手机把学生证拍了下来,这才稍稍松开绷紧的神经,对白鹿说:“我跟你们一起进去,肖小然昨天夜里受了点伤,现在情绪不稳定,你们可别打扰到她了。”

    “我们就看一眼,把这些东西送给她就走。”白鹿眯着眼笑道。

    进入病房后,穆雨微看见了一张被白帘遮住的病床,即便从门外张望也看不见床上躺着的人。绕过床架后,穆雨微才看清楚这位研二学姐的面貌,五官比档案照片更加标致一些,但是却也憔悴了不少。此时的肖小然正安静地闭目躺着,她戴着呼吸机,脖颈下方缠着绷带,像是敷了药。

    那穿着西装的领导压低嗓门,哑得像一只老乌鸦:“你们把东西放下就走吧。”

    确认了肖小然的情况后,白鹿和穆雨微也没有多停留,放下花束和果篮就离开了病房。走出医院大门时,他们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色。

    “果然如同会长所说,是妖。”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